服务热线:

太阳城集团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太阳城集团 >

  她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7/05/02

 

 

  她
  历时五年,我和他终于结婚了。
  他是我一眼就看中的男人,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二手男人。
  婚,结还是不结,曾经让我很挣扎。
  即便现在,我和他有了那张红彤彤的结婚证。面对父母,我依然挣扎,依然不知所措。
  他
  历时五年,我和她终于结婚了。
  她是我不能想象的一见钟情,却阴差阳错晚了几年。
  婚,结还是不结,曾经让我很尴尬。
  即便现在,她下定决心和我领了那个红本本。面对她父母,我依然尴尬,依然无颜面对。
  第一眼
  他(她)就是我生命里的那个right。
  她
  五年前,我在杭州。
  结束了一段辛苦的爱情,我接受公司的好意,离开郑州,去杭州新设的办事处,开辟新天地。
  我一个人,守着一间偌大的办公室,一间小小的出租屋。生活平静而惬意,除了夜深时,偶然袭来的寂寞。
  我茫然看众人,众人茫然看我。
  直到那一年7月12日,去参加杭州婚庆展。
  我清楚记得,那场展会上人少得出奇。中午,闷热,我在展位前,低头看书,心不在焉。
  “嗨,你们是不是也没啥人?”
  隔壁展位有人和我打招呼,我懒洋洋地应了一声。
  半晌抬头,看到一双晶晶亮的眼睛看着我,眼睛的主人,戴棒球帽,有文质彬彬的笑。
  突然,就觉得很清凉。
  他
  五年前,我在嘉兴。
  辛苦经营十几年的婚姻,已经陷入无可挽回的地步,即便不忍放手,也难免互相刺痛。
  我比过去更不爱在家,以生意为借口,频频出差。除了儿子,我生无可恋。
  直到那年的7月12日的杭州婚庆展。我带队参加。为了躲开。
  那是个惨淡的展会。隔壁展位那个小尖脸儿大眼睛女孩吸引了我的全部注意力。她好像一直低着头。直到中午。天真热啊。她偶然抬一下头,大大的眼睛里满是茫然,让人揪心。
  “嗨,你们是不是也没啥人?”
  酝酿了半天,我还是用了这么个没品位的开场白。
  她抬头看我,我在她眼睛里看到小小的我。
  突然,就意识到,原来,生无可恋只是因为没有遇见她。
  第二手,恨世间错了那么多。
  她
  我们聊得很投机,他喜欢聊我熟悉的古琴,我喜欢聊他熟悉的摄影;他喜欢的花草都是我爱养的那几种,我喜欢的饭菜正是他拿手的那几样。
  枯燥的展会,居然很快就结束了,我们互相留了一切能联系的联系方式。没想到的是,回去之后,一切都如无声电影一般,静默着。
  而当我主动联系他的时候,他却有时激动、有时淡漠。
  我决定去找他。
  周末晚上,我赶到他所在的城市。在一所小学的旁边,找到一间小小的旅馆,开窗就可以看到他跟我讲起过的他曾经在那里脱掉鞋袜撒欢玩水捉鱼的湖。
  没想到的是,早上一打开窗户,我真的就看见了他。
  他牵着一个小小孩子的手,小心翼翼地,在那个湖边嬉戏,水声潺潺。
  后来他告诉我,那是他的儿子。
  他还说起他的妻子,相亲相爱数年后,却突然变成了两只刺猬,想依偎取暖,却互相伤害。
  他说,尽管他们已经分居,但却依旧是个货真价实的二手男人。他不敢靠近我。
  回杭州时,我带回两瓶从嘉兴买到的三白酒,据说清香无比。
  我喝光了三白酒,外加厨房里烧菜用的花雕,前所未有的烂醉如泥。
  早上八点,阳光射进窗口,门外有文质彬彬的敲门声。
  是他。连夜赶来。他在门外守了一整夜,他买了醒酒的早餐,他……
  我恨,时间错了那么多。
  他
  我还是遇到了另一个适合的人。我爱花草、爱烧菜、爱古琴、喜摄影,被妻子诟病的一切,都成了两个人的契合点。
  这场原本没抱任何希望的展会,居然有了色彩。到分手时,我忽然意识到,我只是个二手男人,我未必有爱的余地。
  我们留了一切能联系的联系方式,我却没有勇气主动和她联系,尽管我很想,想到辗转反侧。
  她找我了,我兴奋,却矛盾。我不知所措。
  直到那个周末。在我从小长大的湖边,恍惚听到谁的叫声,抬眼时,她就在眼前。
  她流泪的脸,她奔跑的身影,一刻不停地在我眼前晃来晃去,不得安宁。
  凌晨,我接到她的电话,呜咽不成声,有些醉意。
  再打过去,却怎么也没人接。
  我突然感到,无论如何,就算我是二手男人,那又怎么样。无论如何,我要看见她安静的脸。
  我开车前往,原本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40分钟就到了。
  在她门外,我听到她在吐,在哭,在笑,在唱。
  我就守在门外,听她渐渐安静。
  第一缕阳光照在我脸上时,我似乎能听见里面细细的呼吸声。
  我敲开门。我看着她,我恨,如何才能拉回错过的那些时间。
  为了他,瞒着整个世界
  她
  打开房门的一刹那,我就知道自己完了,我没办法背叛自己的心,我要用尽全力和他在一起。
  我开始像《周渔的火车》那样,奔波于两个城市之间。
  每到周五,我总是最早下班,匆匆忙忙赶往车站,我一般可以赶上下午五点半的那班车。七点钟左右,就可以到嘉兴。
  我习惯住在学校旁边的那间小旅馆里,习惯和他“偶遇”在湖畔,习惯和他在那个小城里漫步。
  我们爱坐在五芳斋的小店里,一个肉粽,或者一碗馄饨就能打发许多时光。夏有冷气冬有暖风,有时候,我恨不得日子就这样停滞。
  可是,星期一总是那么快来到,我总是赶星期一早上六点的汽车,以便八点钟准时坐在办公室里。
  他终于离婚,儿子随妻子生活。
  我告诉老家的妈妈,我谈恋爱了,只是我没敢说,他是个二手男人。
  我曾经试探过妈妈的态度,妈说可以找个年龄大的,但不能找离过婚的,尤其是有孩子的,“如果是那样,我宁愿没有你这个闺女”。
  我相信我妈说的话,我妈是执拗的。我们的那个小县城,是那样的保守,执拗。
  可是,我丢不下他。
  我告诉妈妈,他只是年龄大点,谈过恋爱却没结过婚。除了闺密,在我的整个世界里,没有人知道我的他是一个二手男人。  今年,在我俩的第五个7月12日,我瞒着所有人,和他领了结婚证。
  我不确定的是,有一天,妈妈来这个城市,这里他经历过的千丝万缕,会不会让妈妈猜到什么。我不想妈妈伤心,可是,我只能这么瞒着。
  他
  我和妻子办了离婚手续,两人都还算平静。
  我告诉她时,知道她也刚刚告诉她的妈妈自己恋爱了。但前提却是瞒着妈妈,说我只是未婚大龄。
  我不想这样,我不愿意她为我背负那么多。我阻拦,而她只是笑着摇头,沉默着,走她想走的每一步。
  今年7月12日,我们认识的第五年,我们去领了结婚证。中午,我们在一家小饭馆里干杯,她眼中有泪。
  我决定为她做些什么。我决定放弃这个我生活了近40年的城市。
  我和在东北的舅舅联系,我背着她跑了几趟东北,我决定将我们的生活搬到那个寒冷的第三方城市。至少,那里没有我的从前,也没有谎言。
  一切都操办得差不多的时候,我跟她说,辞职吧,我们走。
  她有些惊讶,我却在她的眼中看到了欢喜。这就够了。
  我带她先回了趟河南老家,我让她带我沿着她生活的足迹,看遍了她长大的点点滴滴??
  她念幼儿园的院子已经面目全非;旁边读小学的学校没怎么变样;中学搬到了另一处陌生的地方,大学的那间宿舍窗口,还挂着同样的蓝色窗帘……
  在每一步,我俩都会忍不住想,如果,如果在那时遇到,世界会不会完全不同。然后,我们告诉对方,尽管有些晚,现在,有现在已经足够。
  对于二手婚姻来说,倘若两人中有一方是二手,那么,那位初闯情关的新鲜人就有福了。因为,二手爱人虽然是有点经历,有点过去,但同时也会有以下几个优点:温柔多一点,耐心久一点,技巧好一点,用情深一点。可见,婚姻也似旧货市场上的古董,二手未必不昂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 售前咨询
  • 售后服务